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1/1
    追逐我的梦

    阅读55689

    关注

      2001年09月26日14:04 中央电台《午间一小时》   嘉宾:施冬健  夏云   主持:林白   责编:樊璇   主持人:各位听众中午好,欢迎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一小时》节目,今天是我们的 ...

    微信“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在手机呈现

    • 追逐我的梦
        主持人:好,我们再继续到夏小姐这里,整个办出国移民的事,办加拿大移民有没有比较麻烦的或者特别大的障碍,最头疼的事?

        夏:我倒没有觉得障碍,可能有些人觉得时间是比较大的障碍,因为这些事情到底是定还是不定,需要两年的时间来决定,会让人心里不知道怎么选择去做事情,因为时间是很关键的因素,对我来讲也不会说好像去或者不去,所以就放在那儿,如果去就好,如果不去也没什么。

        施:这样的心态非常好。

        主持人:咱们设想一个情况,在你原来的职务上做得挺好的,但是也觉得不够尽兴,比如希望有新的发展,于是你申请了移民,但是在申请的时候你不知道能不能移,于是过了14个月你终于得到了批准,你可以移了,但是你在第13个月里面你得到了公司老板的通知,你得到了提升,巨大提升的机会,怎么办?

        夏:我觉得是一个麻烦。

        主持人:麻烦?

        夏:对,其实人最痛苦的时候不是说你周围的条件不够好才痛苦,而是因为选择太痛苦,所以你会左想右想,你失去的是什么,你得到的是什么,即使你想得比较清楚,你怎么样都会得到很多东西,不要怕失去什么,我觉得还是要舍得丢弃,这是比较好的方法。

        主持人:巧妙的回答,非常有意思,现在我知道坐在我对面的这两位,对于他们来说移民不是问题,施冬健比夏云还轻松,但是好像真这么容易这个话题就不用讨论了,大家领张表等着,然后源源不断就去了,其实我想没有那么轻松,其实很严格,其实还是有很多人刷下来,施冬健可能知道什么人会被刷下来。

        施:当然移民也是有些基本条件的,如果你作为技术移民,也就是独立移民,有三个条件,一个是本科以上学历,少数,如果是IT行业,大专也是有希望的,这是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是一年以上工作经验,这是硬条件,有些朋友说我一起读硕士博士没有工作过,但是我一直在做课题,这算吗?这不算,必须是全日制工作经验,第三就是你要有基本英语会话能力,你最好能在面谈的时候告诉签证官你以前干什么的,学什么的,你为什么去加拿大,去了之后准备怎样找工作,怎么生活,这是三个基本条件,如果你满足了这三个条件在我看来你应该有95%的希望是能过的,有些比较冤枉失败的同学他满足这个条件,他又失败了,加拿大有个对全球招收技术移民的职业目录,它不同的职业打分是不一样的,有些朋友是一会儿搞技术一会儿搞管理,一会儿做生意,他可供选择的余地比较大,哪一个都靠得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必须挑出对自己最适合的职业,有的朋友可能背景复杂,没有找到对自己有利的东西,还有些朋友最多的麻烦出在英文不好,如果说带着浓重湖南的英语,签证官没法听懂你的话。

        主持人:也是为你好,去了你也不懂,干脆别去,这是有关移民方面的技巧,我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打开报纸会看到很多很多的移民公司,移民公司是干什么的?就是收你的钱,帮你办移民,把你办出去这样的公司,我想所有人都像您二位条件这样顺利,或者如施冬健说的,你满足那样的条件,其实国内挺多这样的人,那你自己办出去就算了,这些公司怎么办?靠什么活呢?话又说回答了,如果他们有活的存在的道理的话,那也有说不过去的地方,本来他们开列的条件很清晰,也不是难以达到,如果非要借助别的公司来做莫非有什么猫腻?

        施:这个问题移民能不能过是取决你的条件合不合格,而不是取决于某个公司帮你包装一下。如果一个公司给你讲他有独到的包装服务,或者他跟使馆某某签证官有关系,那么你绝对不要找这种公司,首先加拿大政府不可能私下里一个签证官跟你私下有什么猫腻,这种可能性极小,我觉得你找不找中介公司是根据你自己的情况,比如你是自动化专业,你的亲戚朋友同事有这样经验身边的人办成过你完全可以找他们帮助一下,咨询一下就行了,另外网上的信息也十分丰富,无论是加拿大政府还是国内一些网站有些移民技术的信息,很多。这种情况下使得你没有绝对的必要找咨询公司,但如果说你的时间很紧张,你的工作很紧张,同时你办的专业领域信息不是很充分,那么你找一个中介公司也是可以理解的。

        主持人:好,现在我们再回来,夏云你现在移民过去,但是我想你有了护照、签证、机票等等飞过去,但是不可能下来就问哪儿有旅社,你作为一个移民嘛,不是为了在那儿住一下店就走,肯定要长期住,你怎么来安排这样的事情,怎么安排到那儿的生活呢?

        夏:因为我是去上学,我现在在多伦多大学申请了学生公寓,我得到他们的批准可以有一间自己的房子,我觉得这还比较好,虽然也费了很多劲,毕竟不在那边,很多情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还是比较幸运。

        主持人:能告诉我在你心中是否也如施冬健先生一样,此刻还没有走,但是已经想赶快熬过去,就可以拿着学位回来了,有这样的想法吗?还是那边风光秀丽,住着也不错。

        夏:我现在很难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人有时候自己的想法变化也挺多,尤其是两年或者三年你不知道你的想法是什么或者你的打算是什么,我现在基本看法,因为现在国内机会也很多,也有更大的空间跟发展,我应该这么说,我不反对还回来。

        主持人:I see。到那时候且看,如果机会都使得你不得不回来自然会回来。

        夏:对。

        主持人:施冬健,作为一个准备移民的年轻人,他的状态应该怎样才好?应该single好marry好,还是divorce好?

        施:您的意思是跟移民相关?

        主持人:不不不,我指的是要移民,对这个人来讲,他最好是结婚好还是最好是单身好。

        施:个人的婚姻状态跟移民成不成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它有个主申请人副申请人的问题,如果一个家庭有一个主申请人就成了,他的太太或者丈夫孩子这位主申请人办成了,那么负申请人跟着就走了,那么他一离开了,全家都离开了。

        主持人:夏云,这个时候你决定把绣球抛给某位男士他也可以走了,也可以省些时间,他也可以走了,再问一个问题,施冬健,比如夏云她现在申请的过程等了14个月,她现在去那儿两年之后可以拿到绿卡是吧?

        施:她已经有绿卡了。

        夏:只是拿到加拿大的护照,成为resident。

        施:是CITIZEN。

        主持人:我就想知道这种情况,施冬健还是很有耐心,虽然很想回来但是还是在那儿认认真真读了两年,如果我的一些朋友,可能他们今天去了下个礼拜就回来,他移民了,但是他在那儿实在不适应,我只是号称一名,也就是为了获得一个通行证,我在那儿一天也不想呆,我还是想回北京去。

        施:这从加拿大法律来说如果你没有特殊情况必须每年在那儿呆够半年,在拿公民以前你要满足呆半年的条件,也就是所谓的移民监,在操作的时候它也是根据你的特殊情况,比如你家里有急事,比如你是代表加拿大公司回中国工作,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或者你去美国读书了,这样的情况下都不会取消你的绿卡。

        主持人:懂了,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假设一个人就是为了获得通行证,可是他不打算成为加拿大的公民,那么他是可以选择这样的是吧?

        施:是可以的。

        主持人:从此以后他有绿卡了买机票什么的随时定,关于签证——

        施:就不存在签证的问题了。

        主持人:可以不当CITIZEN。这也是比较有趣的想法,说到移民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事,除了有趣当然还有一些尖锐的问题,我猜想此刻收听我们节目的听众就会有一些很尖锐的问题一直在憋着等着我问,现在我就来问,一定会有人问到这样的问题,要移民了,哦,施冬健你已经移民了,你不是中国人了,你不爱国了,你当了别国人,你当了外国人,有碰到这个问题吗?

        施:我觉得这个问题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老百姓司空见惯,在理念上转变也很快,首先拿绿卡不是拿国籍,我还是中国公民,只是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我想有一位朋友,他已经拿了加拿大的国籍了,我想大家也完全理解这样的行为,我觉得无论对他,他取得了个人发展的空间,对本质上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觉得中国的发展需要无数在国内的人努力,也需要无数海外华人一起努力,我想他们如果在北美,在世界各地事业有成他们不一定要回到祖国来,也可以在国外以管理、技术、信息给我们祖国,同样是很好的方式报答国家。

        主持人:我觉得施冬健回答得非常好。

        主持人:现在我们留一点时间给两位嘉宾作一点交流,夏云明天要飞,虽然你已经做了,相信你做了很充分的准备,但是还是会有一点点忐忑不安或者还有点什么不清楚,比如我从机场出去该走哪个门之类的问题,你这会儿可以问一问施冬健。

        施:好的,你准备从哪个门出去?你的情况就跟我马上要上学似的。我自己有一个感觉我们在国内受到的文化差异的教育实际跟事实不是特别吻合,比如我在麦西亚的同学,在加拿大的同学他们会问我你多大了,在国内挣多少钱?这些问题在国内我们是被告之不可以问别人。

        主持人:对呀。

        夏:实际在我工作的圈子也都是西方人,其实对我们来讲也是有这样所谓的禁忌,一般来讲最好不要问人家有多大,多大这个我觉得要看情况来定,通常你是不太好意思问一个女孩子你有多大,这个不太礼貌,但实际也是要看情况看场合。

        施:像学校同学之间这种关系应该没什么。还有一点我觉得对我触动比较大,在我们受过教育的中国青年出国的同时,国外也有很多人在越来越关注中国,了解中国,特别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现在在我们班上会来那么两句广东话,会知道几个中国菜名的,甚至跟我们打麻将的都有。

        主持人:会打麻将?你说的是加拿大本土的吗?

        施:对呀,还赢过我一罐可乐。

        夏:我觉得这挺好的,大家都对另外的文化比较感兴趣,对自己从小生长环境差异比较大的东西感兴趣,我觉得实际是一个很正常的心理,中国人想出去学西方人的文化,西方人的技术,还有西方人的方式,西方人也一样,对东方人也很感兴趣。

        施:从本质来讲,无论是中国人、加拿大人我们也都想做一个世界人。

        夏:我也很高兴,当时我心里也有不安,这种翻来覆去的想法实际是在比较早一点的时候就是脑子里常常会有的问题,也有我的一些朋友劝我,你现在很好,你成了一个世界公民,你去了欧洲也去了俄罗斯,你也正好去看对着你的半球,他们是怎么样的,对你来讲是很好的机会,我觉得不要非常国家主义或者民族主义,我觉得这不是太好,应该更开放一些。

        主持人:两位世界人的交流听起来饶有兴味,要是我是夏云我可能会问一问,在加拿大气候如何,天气怎样,城市是什么样的状态,大概能吃什么这类的问题。

        夏:我主要是年初的时候去过一次。

        主持人:已经探过路了。

        夏:对。

        主持人:那你给我讲一下你看到的加拿大是怎样的呢?

        夏:在加拿大应该说我不是对全部都很了解,只是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停留过,在我的印象里温哥华非常漂亮,每个人都会说加拿大非常冷,冬天是比较可怕的,其实在温哥华也到处看到绿色,他们的山甚至是蓝颜色的。

        主持人:蓝色?

        夏:远远的看真是蓝色的,让我没有办法理解,真是特别美。多伦多可能雪积得很厚,旁边就是街道,因为雪脏了以后比较难看,也比较灰一点。

        主持人:多伦多在这次奥运竞争中北京最后是胜出,但是我们当时看多伦多的申奥片也觉得这座城市还是很漂亮的。

        夏:它在别的季节也很漂亮的。

        主持人:施冬健在那里生活了两年,你对加拿大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施: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亚、渥太华这四个加拿大最主要的城市我都比较长时间的呆过,我的感觉是温哥华比较适合你有钱了去享受生活,多伦多适合新移民找工作,蒙特利亚是一个北美小巴黎,是欧洲文化气息比较浓重,老百姓,特别是乡下的老百姓是讲法语的,但蒙特利亚十分漂亮,那边的生活费也十分便宜,这座城市适合读书,渥太华是它的首都,也是IT业的中心,这座城市发展很快,IT业的朋友也可以去那儿谋求发展。

        主持人:对于加拿大那个地方的人民你的印象是怎样的呢?

        施:我在欧洲呆了一个月回到蒙特利亚机场的时候,我一看到加拿大的警察、海关人员我一下就有一种感觉,我回家了,事实上我在加拿大的这段时间里面我可以负责任的讲我几乎感觉到什么叫做种族歧视,当然这样也得益于我主要的生活环境是在大学这样比较文明的地方,加拿大人很含蓄,比较谦虚,耐心比较好,不像我在美国,每次去都能看到有人吵架,在加拿大呆了两年,我没有见过人吵架,比如我们在银行排着很长的队,一个一个的上去办事情,等待的过程中无一例外,大家脸色都很好看,没有人很焦躁不安,也没有人插队,银行工作人员也很微笑的,甚至于跟你开开玩笑,生活气息、人文环境还是比较愉快。

        主持人:咱们中国移民在那里,你觉得整体情况是怎样的,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施:现在移民的情况我接触过100、200人,也没有做过统计,笼统一点来讲大概有1/3人已经找到比较合适的工作,1/3在读书,还有1/3人在瞎晃悠,或者说他能找到工作,但是可能不太喜欢。现在网站上也见到一些消极的文章,如果你没有规划好出国的长远规划,是有可能碰上问题的,我也奉劝想移民的朋友,移民前一定要想好去那儿干什么,移民对自己的真正价值是什么,而不是说人家出国我也跟着走。

        夏:对,这个很重要,包括我有一个朋友,我跟他一起办的,他也办下来了,我们一起去那边,他们在洛地,后来他还是决定不去了,决定留在北京。

        主持人:为什么呢?

        夏:其实比较简单,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他准备上清华计算机的研究生,因为清华的计算机还是比较好的,第二就是因为她的先生英文不太好,在那边的发展机会不是特别好,所以她还是认为在国内发展要好一些,我觉得出去还是留下还是要看对自己是不是有好处,要一个比较理性的想法来判断这件事情,而不是说别人出去我也出去,但是你会想好你的安排是什么,你去干什么。

        施:其实是这样,现在我们中国人有了机会不想出去,我觉得现在跟80年代,90年代有了很大差别,本质上中国的国家什么都在变好,我们中国青年人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可供选择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主持人:出去还是留下,就像刚才我们的嘉宾夏云所说,人生最大的痛苦不在于你无处去开拓,人会因此而充满动力,比较为难的是你选择多多,而你不知道哪种选择是最好的时候,这时候走哪条路,做出怎样的选择,出去还是留下,to be,or not be?这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节目时间过得飞快,两位给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的节目,我知道夏云为了参加我们的节目,很多东西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就匆匆跑来,呆会儿还要回去准备明天的飞机,今天晚上会不会无法入眠?

        夏:应该不会,我觉得都要累死了,应该好好睡一觉,因为过去还是一场新的战斗,有很多事情都要去处理。

        主持人:所以真是很希望你到了那个地方如施冬健所描述的那般和谐,那样的温馨,那样能够让人感到愉悦和放松,而且衷心的祝愿你有一个美好的前程,无论是怎样的选择,只要是发自自己的内心,最后问一下我们的施冬健,现在在国内开始有自己新的事业,将来你觉得,虽然是太空人会两面跑,但是毕竟不可能是不断的来回变换位置,总会有一个事业或者人生的归宿,你觉得会以什么形式出现。

        施:我想在我年富力强的时候,我还是主要在中国发展,我跟MBA很多同学,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的想法一样,我有一个理想就是将来去大学教书,特别是去商学院当个教授,等到我50多岁或者60岁或者什么时候,我也可能在温哥华买套房子,在那儿享受晚年生活。

        主持人:很有意思,当然我看到此刻你满头黑发年富力强的跟我讲到你老了要买房子,也许到你年老的时候会出现另外一种情况,那时候世界很多国家移民的目标已经转向中国。将来可能会有很多人想像我要在中国的某地买一套房子安度晚年,所以你可能那时候要重新考虑。

        施:再从加拿大移民回中国。

        主持人:你要重办一次移民手续。今天的节目相当轻松,也非常有意思,我想可能诸位会有更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想了解,今天是一个信息高度发达的世界,建议大家到网上去获得你们需要的信息和知识,当然如果你在北京可能有机会来找一些我们的嘉宾施冬健,他还在北京,并且愿意为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咨询。

        施:十分欢迎。

        主持人:好,我们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主持人林白代表责任编辑樊璇、制作人卫东感谢大家的收听,别忘了下周同一时间仍然是我们的《海外来风》,欢迎大家,再见。